美宝国际助孕网

  • 世纪试管代妈-我的供卵试管婴儿经历宫外孕术后
  • 怎么联系我想做代妈,试管代孕包成功多少钱滤泡
  • 海口代妈就到ymfc-海口借卵子生娃以后会痛苦么男
  • 自贡代妈_代孕是真的还是假的月经期间喝红糖姜
乌克兰美宝国际助孕:正文第2章第2章
来源:http://www.daiyunsongsi.com  日期:2019-12-12

 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装A还干架是会美宝国际助孕的正文 第2章 第 2 章

  (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际修到小北门的时候李破星已经到了,正斜斜地靠着那颗歪脖子树。李破星和际修的冷漠精致不同,他生地有种张扬又肆意的帅气,好像给他配一把剑,他就能随时去闯荡江湖。

  只不过他这会儿四下张望着,应该是害怕校领导忽然出现,逮到他开学第一天就逃课。

  他嘴里叼着一根冰棒,手里还拿着一根,见际修来了,李破星顺手把手里那根递给他。

  “不吃,太凉了。”际修道。

  李破星向来自来熟,哪怕五分钟前连际修的名字都记不清,此刻也一点都不觉得和人间家勾肩搭背,称兄道弟有什么不妥。

  他搭上际修的肩,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:“那就帮哥拿着,去黑疤学校的路太远了,一根儿不够吃。”

  际修:“……”

  际修默默地接过冰棒,并顺手把李破星搭在自己肩上的蹄子给拨掉了。

  李破星瞄见了际修手腕上的个人终端,问道:“alha啊?”

  “嗯。”

  李破星也不是很意外,虽然际修不会打架,可是他脑子很好用,去年在餐厅遇见他,就知道他是实验班里的人。

  听小胖八卦说学校那所实验楼就是专门为际修腾出来的。

  李破星狠狠咬了口冰棒:“老子今天一定好好教训黑疤一顿!妈的,老子现在想起他还觉得肩膀疼!你呢?有没有什么后遗症?“

  际修:“没有。”

  际修认识李破星是因为黑疤。

  当时为什么被打,际修记得不太清楚了,他只记得那个脸上有疤的男人一脚踩在他肝脏的位置上,咬牙切齿地骂了很多,然而当时际修已经被打得差不多了,一片耳鸣,什么也听不见了。

  那男人嘴巴一张一合的,却一点声音也没有。

  一个人乌黑恶心的鞋底朝他踩了下来。

  奇怪,他不觉得疼,倒只觉得脏。

  这么脏,待会儿死了,遇见母亲,母亲怕是又要骂他弄的满身污秽。

  可鞋底到底是没有落下来。

  际修睁眼,只见巷口来了有一队人。

  两队人扭打起来。

  新来的那队明显占了上风。

  一个穿着校服的男生一脚把那个脸上带疤的人踹翻在地,他走过来,朝着际修伸出手。

  际修也在此刻终于听见了声音。

  “小孩,快说星哥最帅!”

  向他伸手的的男生笑着,白齿青眉,意气风发。

  际修没拉他的手,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  他抿着嘴,低着头说了声谢谢。

  “唔!”下一秒,他听见男生的闷哼了一声。

  际修抬头,看见那个被男生一脚踹翻在地的混混一刀刺在了男生的后背上。

  鲜红的血从男生的后背喷溅出来,然后顺着混混握着匕首的右手流了下来。

  滴滴答答的落在柏油马路上。

  际修的脸色煞白,他愣愣地抬头看着男生。

  直到混混被男生的同伴按倒。

  男生龇牙咧嘴地笑着说:“诶,小孩,流的是我的血,怎么你看着才像失血过多的?”

  “待会儿我和黑疤单挑的时候,你离我们远点,别伤着。”李破星忽然开口说了一声,把际修从回忆中拉了出来。

  “嗯。”际修淡淡应了一声。

  到了地方后,事件的发展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算。

  “操!”李破星没忍住骂了句脏话。

  黑疤活动了活动指关节,冷笑了一声:“李破烂,我听说你这两天很嚣张啊!”

  王鹏说:“那可不是一般嚣张啊,一周打了五场架啊!真他妈牛逼,是不是啊,李破烂?”

  蓝毛脱掉衣服,漏出满是纹身的皮肤,他脑袋转了一圈,咯咯作响:“我来是想告诉你,上周输了,是意外。”

  “你觉得是意外就单挑啊……”李破星看着对面黑压压近百号人,忍不住后退了一步,“你们这……这么多人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想弄死你的意思!”黑疤说着,便拿起一根棒球棍。

  李破星心肝一颤,猛地抓住际修的手腕,扭头就往回跑,喊得几乎要破了音:“际修,快跑啊——”

  “冲啊——兄弟们!打死三院李破烂!”随着一声怒吼,近百号人丧尸潮一样朝着李破星的方向涌了过来!

  一路上,李破星总算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死亡如风般跟随!

  李破星跑得很快,际修也不慢,两人虽不至于被追上可依旧不能彻底把敌人甩掉。

  “来这边来这边!”李破星猛地拐到一个小巷,际修被他拉着,毫无准备地拐了个弯,胳膊蹭了下墙。

  李破星听见声音,紧张地问了声:“怎么了?磕住了?!”

  际修气息有些不稳地说了声:“……没事。”

  “到了到了!这里有个废仓库!”李破星眼睛一亮,加速拽着际修跑了进去。

  刚进去,一扭头就看见那堆人张牙舞爪地挥舞着棒球棍冲了上来!

  李破星小腿肚打了个颤儿,慌忙把大门关上并拉上门栓!

  几乎就是下一秒,棒球棍砸门的声音夹杂着“李破烂你他妈有本事别躲!”“滚出来!”的喊叫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。

  李破星这才松了口气,抹了把脸上的汗,喘着粗气靠门坐在地上。

  他抬头看了眼际修,听着背后骂他怂货的背景音,有些尴尬的朝着际修笑了笑:“我平常不会逃跑的……今天是特殊情况……”

  际修伸手把李破星从地上拉了起来:“刚跑完别坐地上。”

  他们两个肩并肩靠门站着,外面黑疤又高声骂了一句:“李破星你他妈就是个垃圾!怂货!缩头乌龟!就他妈四肢发达头脑简单!妈的!你怎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狗屁玩意儿……”

  李破星被骂地有些灰头土脸,他看了眼际修,际修也扭头朝着李破星看了一眼,然后他看着对面的墙,淡淡说了声:

  “星哥最帅。”

  李破星愣了愣,然后在际修肩上砸了一拳,忽然就笑了。

  “你小子……”

  李破星仰头看着天花板,眼睛立刻就浮现出四年前那个白净瘦小的儿子,他笑了笑,说:“当时我还真没想到你会分化成alha。”

  当时际修看起来小的过分,明明是14岁的年纪,看起来却像是10岁上下的小学生,而李破星刚好相反,他那时15岁,却已经发育地个高腿长,看起来像是18、9。

  “我当时就觉得你一定是alha了。”际修说。

  李破星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:敢情咱俩当时就全猜反了。

  李破星扭头看了眼际修,没想道短短几年,这小子的个头个子就猛地蹿高了,看起来竟然比李破星还高上几厘米。

  ——这令人羡慕的alha基因。

  李破星在心里苍凉地感叹了一句。

  “背还好吗?”际修问道。

  李破星愣了一下才想起来际修说的是当时自己被黑疤阴的那一刀,他不在意地轮了两圈胳膊给际修看:“没一点儿事儿!”

  事实上那伤着实不轻,否则李破星也不会被迫休学养伤一年。

  也是那一刀,奠定了李破星成为三院老大的基础。

  他背上插着刀,右脚踩在黑疤胸口那一幕不经意的被三院的同学拍了下来,发在学院论坛里。

  残阳半落的傍晚,金黄的阳光在小巷斑驳的墙壁上刷了满墙。

  李破星似乎要融在黄昏中俊朗的侧脸,嚣张而又轻视的眼神,以及背上那把滴血的刀,一时之间风靡了整个三院的小初高三大年级。

  背后的辱骂声砸门声终于消停了,李破星凑到门缝里往外面看了看,终于舒了口气。

  外面空荡荡的没一点儿人了。

  李破星笑嘻嘻地打开门栓,一边开门一边还插科打诨似地耍嘴贫:“这群人真没耐心,要是大哥我遇上这种情况,非得在门口带兄弟们蹲上个三天三夜不行……”

  “砰!”

  一声铁链子绷紧的声音传来,李破星的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。

  “操!够他妈阴啊,居然在外面用大铁链子锁了!”

  李破星打开自己的终端,更烦躁了:“没电了。”

  他透过门缝看了看天空,太阳已经落山了没办法进行太阳能充电。

  他彻底颓了。

  际修默默地按开手腕上的终端,拨打了急救电话229。

  李破星看见他的动作,眼睛立刻就又亮了,他握着际修的手,把耳朵贴上去:“喂,229吗?“

  际修想把自己的手腕拽出来,没成功。

  他低头看着李破星黑乎乎的后脑勺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  李破星:“我们被锁在仓库出不去了,地址是……”

  229:“你好先生,请问您现在有生命危险吗?”

  “额……这个暂时没有。”

  “是这样的先生,现在已经下午六点零五分了,我们的营救人员已经下班了,如果您没有生命危险的话,我建议您在明天早上八点整再拨打求救电话。”

  “……不!我有生命危险,我有!”

  “感谢您的来电,祝您生活愉快。嘟嘟嘟……”

  李破星愤怒地把际修的手腕甩了下去:“辣鸡帝国政府!”

  际修:……

  际修在仓库里找了一圈,从一个犄角旮旯里找到一打还算干净的旧报纸,把它们铺成了足够两个人躺下的大小 。

  李破星看见了,垂头丧气的走过来坐在际修身旁。

  李破星有些无聊,随口问道:“你们实验室的是不是不上课啊?我怎么总没遇见过你”

  “我们大部分课可去可不去。”

  李破星:“那你们有没有必须上的课?”

  “马副院长的政修和第二性别生理知识课要去上。”

  “马副院长啊!”李破星啧啧了两声,“那老头简直是变态,我去年上他的课就逃了两节,被罚了一万字的检讨。”

  过了一会儿,李破星忽然反应过来:“生理课?不就是今天吗。”

  际修:“嗯,逃了。”

  李破星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人家际修可是好学生,国家的栋梁,自个儿还带着他逃课。

  逃就逃吧,还被人追着打。

  “那啥……逃就逃了,那节课我也有,估计是全校性的,那么多人,老师应该也没人知道谁逃了课……”

  “班级性的。”际修顿了顿,继续说:“我们今年分到了同一班。”

  李破星:“……还挺巧。”

  际修说:“不巧。是我主动申请和你一个班。”

  李破星愣了愣:“为啥啊?”

  际修抿着唇不说话。

  李破星不解的挠挠头:“不是……到底是咋了?你说啊。”

  际修又沉默了会儿,才开口说话:“当时,是你说以后罩着我……可你后来,再也没找过我。我去年在餐厅看见你,你还不认识我了。”

  李破星反应了会儿,才意识到这孩子是委屈了,他伸手就揽着际修的肩,笑骂道:

  “你小子别扭啥啊别扭,老子不是听说你是天才儿童吗,一直带你混着怕影响咱帝国的国家栋梁,你说你要是跟哥一起去,成天打打杀杀的,你现在还能进实验班吗?再说!我他妈不认识你,不是因为你长太高了嘛……你要是像原来一样粉粉白白一团的,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你,我家小际修长这么好看,我当时还想着如果你是oga小姑娘就娶来当媳妇呢,结果你他妈现在长得比老子还高……”

  “行吧!你以后就跟着哥,以后你就在学校横着走,谁欺负你了,哥就敢带人去揍他!”李破星说着忽然打了个喷嚏。

  李破星揉了揉鼻子,嘟囔道:“啧……有点冷。”

  际修没说话,他把李破星搭在自己手上的手扒拉掉了。然后把外套脱了,盖在李破星的腿上。

  李破星忽然问道:“际修,你衣服上喷香水了?”

  际修:“没有。”

  “哦,可能是我闻错了吧。”

  是很淡的一种味道。

  李破星几乎辨认不出来是不是花香。

  有过了一会儿,李破星忽然坐立难安起来,他觉得这种味道越来越清晰了,那并不是一种很浓郁的香气,相反,那味道清清淡淡的,如同深山凉泉,沁了竹叶清风的微香。

  这味道极淡,却奇异地勾人地很。

  李破星拿起际修的衣服嗅了下,在他右臂的位置上发现了一丝血迹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际修:“刚刚不小心蹭破了些皮。”

  李破星站起来换了个位置,坐在际修的右边,际修的衬衫也有些血迹。

  李破星又闻了一下:“香气是从这里发出来的。”

  际修看了看伤口,回答道:“哦,那应该是信息素的味道吧,不过我刚成年,这味道很淡,听说只有oga对这种味道很敏感,你是怎么……”

  际修声音戛然而止。

  他的脸色也忽然变了。

  因为他也闻到了一种香气。

  这味道对际修来说几乎是铺天盖地地涌了上来 ,他凭着alha的直觉瞬间就反应过来这是obs 这对alha来说是致命的春药,让他浑身都隐隐燥热起来。

  际修不可置信地转头看向李破星,李破星却好似没有闻到这种味道一样,只是脸颊明显泛了红。

  一种可怕的猜测在他心中升腾起来。

  际修几乎是有些狼狈地站起来,逃也似地躲到了离李破星最远的一个角落。

  李破星还有些不明所以:“你跑那么远干嘛呢?!”

  际修捂住鼻子:“你是obs 李破星脸色红一下白一下地:“你怎么知道 ……”

  际修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说:“你发情期来了你不知道吗!”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

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
人工助孕图

标签: 男生味道当时